百家乐平注法亏损

市場研判

中期策略:震蕩筑底 短期策略:高拋低吸 市場情緒:人氣漸暖 倉位控制:約50%
您的位置: > 新聞 > 名家觀點 >
邵宇:人民幣匯率不會大幅貶值
時間:2019-06-04 14:28 來源:時代周報 作者:未知 點擊:
5月初以來,美元兌人民幣匯率一路走貶,由6.7左右貶到目前的6.9左右,引發市場強烈關注。尤其是5月17日,離岸人民幣收盤報6.926,創去年11月30日以來新低,市場對人民幣匯率“破7”的猜測重燃。

 
  5月初以來,美元兌人民幣匯率一路走貶,由6.7左右貶到目前的6.9左右,引發市場強烈關注。尤其是5月17日,離岸人民幣收盤報6.926,創去年11月30日以來新低,市場對人民幣匯率“破7”的猜測重燃。
 
  此后,多位金融監管部門負責人密集發聲,向市場傳遞了十分明確的穩匯率信號。
 
  自5月18日以來,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潘功勝,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辦公室副主任劉國強,中國人民銀行黨委書記、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相繼表態,反復強調工具箱理念,即中國準備了豐富的、一系列的工具箱,完全有能力、有信心保持資本市場的平穩發展。“人民幣匯率短期波動是正常的,但長期看,我國經濟基本面決定人民幣不可能持續貶值。”郭樹清稱。
 
  近期,人民幣匯率會否“破7”?
 
  “目前各種說法都有,有人認為需要穩定,有人認為需要靈活波動。我認為,目前傳達出的大部分信息是讓市場自己去博弈,或者說,市場的態度更加重要。”中國首席經濟學家論壇理事、東方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邵宇在接受時代周報記者專訪時說道。
 
  (Q:時代周報 A:邵宇)
 
  不會大幅貶值
 
  Q:自5月初以來,美元兌人民幣匯率一路走貶,應如何看待人民幣匯率貶值?
 
  A:其實大家夸張了短期的情緒。
 
  中國現在處于整個美元周期的維度,美元在升值,全球的風險投資自然就沒有回撤美元的要求。此外,全球不確定性升高,避險情緒很強。新興市場的資產,在這種高風險高收益的情況下,都希望穩妥一些,更多地持有美元。如此,整個新興市場都有貶值趨勢。
 
  這一趨勢從2014年持續到現在,短期會因為美元適當下行帶來一定緩和,但真正距離美元新周期的結束,還需要一到兩年。而就中長期而言,一國貨幣匯率是升值還是貶值,需要回到經濟的基本面。就基本面而言,中國經濟形勢并不差。所以從中長期來看,人民幣不會出現大幅度貶值的情況。哪怕現在匯率過了7.1或7.2,都還會再回來,因為這取決于國家整個宏觀經濟在全球中的相對地位。
 
  Q:你認為短期內人民幣匯率突破“7”的可能性有多少?
 
  A:我覺得,人民幣匯率有可能會在短期內破“7”。
 
  綜觀整個世界宏觀經濟,國內情況相對好一些,國外的情況更加不確定,這種情況下,肯定會增加匯率的彈性,用以反噬或對沖某些風險。如此,預期匯率的波動幅度可能比去年和前年更大。去年和前年都是在“7”上下,今年估計會到7.2,這很正常。
 
  Q:有觀點指出,匯率如跌破關鍵點位,可能對市場信心帶來較大沖擊,加大資本外流壓力?
 
  A:目前各種觀點都有。我反復強調過,我認為破“7”無所謂,應該用比較自然、放松的心理看待匯率變動。如果真的要談數據,其實從較低的位置往上升的空間反而更大。從7.2升回到6.8,比從7升回來更好。
 
  目前大家對人民幣匯率是否破“7”想得太多,因為前幾次都守護在“7”的位置,反倒給自己裝了一個龍頭,變成一個在很大程度上難以突破的重要心理價位。就像2800點、3200點,其實有什么意義?7.01跟6.99有什么差別?其實沒有差別。
 
  將“7”視為底線,肯定是不合理的。不要過分關注所謂的整數位,其實就是迷信。目前要做的工作,就是要打破這種所謂的迷信整數關口。
 
  交給市場決定
 
  Q:如果人民幣對美元匯率面臨較大的貶值壓力,央行是否將會通過加大逆周期因子調控力度等方式來實現短期內匯率的基本穩定?
 
  A:這個問題的關鍵在于,到底匯率是多少才算穩定?匯率始終帶有一定的波動幅度,有人認為“7”是一個穩定標志,有人覺得無所謂,7.0、7.1、7.2也沒關系。今年整個全球宏觀的風險程度,恐怕不亞于去年,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增加匯率的寬幅波動,我認為都很正常。
 
  Q:為了維護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不破7,現在需要政府不斷干預。但除非外貿形勢、經濟增長形勢得到好轉,否則遲早要面對一個問題——中國要保持貨幣政策的獨立性,要想保持經濟的增長,可能會進一步采取更寬松的政策。而一旦采取這樣的政策,遲早還會再次面臨是否允許人民幣破“7”的問題。你如何看待這樣一個循環?
 
  A:其實,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破“7”了又能怎么樣?現在擔心的無非就是,如果匯率更多地貶值,會引發市場的劇烈恐慌,導致資本流出,最終結果可能導致以銀行間拆借利率或10年國債收益率為代表的市場利率的顯著上行,信用利差迅速收窄。但中國現在資本賬戶都管得很緊,有相關的配套政策,資本又能外逃多少?如果以實現人民幣自由為主,肯定要做一些放松,如此匯率下調,有助于出口增長,沒什么不好。
 
  Q:有經濟學家認為,點位不重要,匯率改革機制最重要,現在是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改革的最佳時機。在你看來,在目前情況下,穩匯率和匯改,哪個更重要?
 
  A:我認為,匯率制度改革比穩定匯率更加重要,應該讓市場發揮決定性作用,市場認為該貶值就貶值。
 
  然后加強對資本賬戶的管制,由政府將資本管牢,保證不出現大面積的資本外逃,保持外匯儲備平穩。事實上,穩匯率只是一個結果,而不是要努力追求的目標。
 
  而且據IMF的測算,按照購買力平價來看,人民幣仍然處在被低估的區間,因此長期貶值的基礎不存在。其實,只要中國經濟內部調整走在正確的軌道上,人民幣匯率就不是一個大問題。
 
  Q:如何在維持資本管制與匯率彈性之間找到更好的平衡點,讓人民幣多一點彈性?
 
  A:實際上沒有什么太多平衡點,比如匯率管制是一個兜底的措施,管制了流出就會減少,在這個情況下會貶多少,再交給市場去決定。先滿足這個前提,再做其他的工作。
 
  Q:中國現在實行以市場供求為基礎、參考一籃子貨幣進行調節、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度。市場上,有人認同這個機制,也有人建議早點放開,讓匯率實現自由浮動。你的觀點是?如何評價這一機制發揮的作用?
 
  A:我的建議是早一點放開,增加匯率制度的靈活性,盡快實現市場浮動的匯率制度。
 
  中國現行的匯率制度,有助于減輕匯率超調對實體經濟的沖擊,但管控的痕跡還是太重。比如通過對逆周期因子等宏觀因素的調整,使得人民幣貶值或升值的幅度得到一定程度的抑制,這些都是非市場化調節手段的表現。
 
  而且,參考一籃子貨幣制度,主要盯住的是貿易,對貿易整體競爭力的評估較為有效。大家在看中國跟各個國家的貿易來往時都會關注“一籃子”,雙邊匯率則對于整個金融市場的穩定和預期的調整比較重要。目前,美元跟人民幣是形成了一種互補的對沖貨幣,所以大家考慮到保值增值,還是會去配置美元這樣的資產。
 
  距人民幣自由兌換尚有距離
 
  Q:中國外匯體制改革的最終目標是實現人民幣自由兌換。目前,我們離人民幣走向資本項下可兌換還有多大距離?
 
  A:中國離人民幣走向資本項下可兌換,還有一段距離,畢竟實現人民幣自由兌換是終極目標。
 
  所以,人民幣自由兌換,更多是一個結果,反而不需要特別去強調,就像人民幣國際化一樣。而且在目前的大背景下,人民幣放開資本賬戶確實沒必要。
 
  Q:今年3月,易綱在中國發展高層論壇上表示,金融市場開放與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改革要相配套。如何看待這兩者的關系?
 
  A:金融市場開放就意味著有更多的外來資本流入,也會有更多的資本流出,兩種力量在博弈。
 
  當然,我們現在希望吸收更多的資本進入,這樣就會給人民幣匯率帶來升值。同樣,資本流出時,處于美元周期時就會帶來人民幣貶值。
 
  如果要開放,自然就意味著面臨更多、更大的市場,需要進行干預,然后讓市場來決定,波動在所難免。在此情況下,順應潮流,保證比較明確的預期,就可以了。


微信掃一掃,關注您身邊的投資顧問——中方信富公眾號:中方信富(zfxf-bj)
中方視點
熱點推薦
其他關注
百家乐平注法亏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