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乐平注法亏损

市場研判

中期策略:震蕩筑底 短期策略:高拋低吸 市場情緒:人氣漸暖 倉位控制:約50%
您的位置: > 新聞 > 全球市場 >
美聯儲降息穩了?
時間:2019-06-05 11:31 來源:第一財經 作者:未知 點擊:
【降息穩了?鮑威爾:將采取適當行動維持經濟擴張】周二美聯儲主席鮑威爾亮相芝加哥聯儲舉辦的“Fed Listens”活動,就貨幣政策策略、工具與溝通機制發表講話。鮑威爾稱美聯儲將采取適當措施維持經濟持續擴張,受此影響,美國三大股指盤中小幅拉升,臨近午盤,道指大漲超400點,納指漲幅超2%。

  周二美聯儲主席鮑威爾亮相芝加哥聯儲舉辦的“Fed Listens”活動,就貨幣政策策略、工具與溝通機制發表講話。鮑威爾稱美聯儲將采取適當措施維持經濟持續擴張,受此影響,美國三大股指盤中小幅拉升,臨近午盤,道指大漲超400點,納指漲幅超2%,
 
  鮑威爾:低通脹風險大
 
 
  在講話伊始,鮑威爾首先談到了貿易形勢的問題,認為尚不知曉爭議何時能解決。但美聯儲正在密切關注事態發展對美國經濟前景的影響,并將一如既往地采取適當行動,以維持經濟增長和勞動力市場強勁,使得通脹率接近2%目標。
 
  美聯儲正面臨一個充滿挑戰的環境,這一切并不是全新的。早在1999年,美聯儲曾主辦了題為“低通脹環境下的貨幣政策(Monetary Policy in a Low Inflation Environment)”的會議。與會者討論了低通脹帶來的許多問題。特別是,如果利率降到所謂的有效利率下限(ELB)后,央行可能會使用一些何種非常規工具來支持經濟。當時日本央行正在與ELB展開斗爭,而對美國而言這一問題似乎遙不可及,以至于參加會議的人都不會預料到10年后那場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機。
 
  鮑威爾稱,如果下一次政策利率再次逼近ELB,這并不令人驚訝。有了金融危機的痛苦經驗,美聯儲知曉ELB將帶來的挑戰,我們的職責是采取適當措施讓經濟處于最佳狀態。如今美國經濟持續擴張,就業市場健康,通脹低而穩定,是討論相關議題的良好時機。
 
  1999年,美國經濟擴張到了第八年,核心通脹率為1.4%,失業率為4.1%,與現在的狀況非常類似。經濟學家對菲利普斯曲線趨平、自然失業率水平和生產力增長率等數據矛盾感到困惑,這也是現階段遇到的重要議題。不同的是,當時美國的基準利率為5.2%,距離ELB有20次降息的空間(按每次25bp),從那時起長期中性利率預期一度下跌2-3%,而低利率和低通脹在經濟下行時使得利率跌向ELB的可能性更高。
 
  過去十年的經驗表明,ELB可能會帶來高失業率、低經濟增速甚至衰退。經濟疲軟會給通脹帶來了下行壓力,這將推升實際利率并加劇對持續就業增長的沖擊。隨著時間的流逝,通脹對資源利用率趨緊的敏感度大幅降低,這種“脫敏性”雖然會在失業率走高時避免通縮,但也意味著最終需要更高程度的勞動力市場趨緊才能令通脹重回目標。
 
  政策利率接近ELB已經成為貨幣政策面臨的最大問題,當名義利率在4%或5%時,通脹的小幅波動對ELB的影響不大。現在卻有所不同,核心通脹率持續低于2%,這種情況持續下去可能會迫使利率逼近ELB的水平。FOMC正在認真觀察通脹缺口對通脹預期的影響,評估政策的潛在變化,并強化2%通脹目標的可信度。
 
  鮑威爾還表示,利率中值預測就相當于強調如果經濟按預期發展,FOMC應該如何決策,然而我們生活在經濟基礎結構頻繁變化的時代。美聯儲利率預測的“點陣圖”分散了人們對美聯儲將如何應對意外事件的注意力。在不確定時期,美聯儲利率預測中值最好被認為是“可能性最小”的結果。
 
  美聯儲二三把手態度轉向
 
  伴隨著經濟數據疲軟和通脹低迷,美聯儲內部開始出現呼吁降息的聲音。4日,圣路易斯聯儲主席布拉德表示,美聯儲“可能很快就會有理由”下調基準利率。
 
  布拉德認為美聯儲面臨的環境是,未來經濟增速放緩,而由于受到國際形勢的不確定性,下行風險比預期更大。同時通脹預期低于美聯儲設定目標,而美國國債收益率曲線倒掛發出的信號則似乎表明,當前的政策利率被設定在了高到不合適的水平。“下調政策利率可能有助于將通脹和通脹預期重新調整到符合2%的目標。”布拉德說道,
 
  在布拉德之前,美聯儲副主席克拉里達也在降息問題上有所“松口”,他在上月30日表示,美聯儲正密切關注下行風險,如果風險對經濟前景形成實質威脅,將成為后續寬松政策的考慮因素。全球經濟前景低于2018年秋季的評估,正關注美債收益率曲線倒掛現象。而在今天的“Fed Listens”活動中,克拉里達再次重申,如果經濟增長低于預期或潛在通脹低于預期,將采取適當政策。此外美聯儲三把手,紐約聯儲主席威廉姆斯也在最新表態中認為美聯儲必須“在通貨緊縮或者嚴重衰退威脅下”降息。
 
  摩根大通首席美國經濟學家費羅利(Michael Feroli)表示,美國經濟正受到貿易形勢負面影響,這將迫使美聯儲重新采取寬松貨幣政策,9月和12月是潛在的降息時點。同時我們認為未來幾個月美債收益率還會進一步下降。

  芝商所CME利率觀察工具FedWatch顯示,美聯儲6月降息的概率為20.8%,7月降息的概率升至58.5%,9月前降息的概率為87%,年內降息兩次及以上的概率為80.3%。美國銀行利率策略負責人卡巴納(Mark Cabana)表示,市場越來越相信美聯儲將會降息。只不過是什么時候降和降多少的問題。


微信掃一掃,關注您身邊的投資顧問——中方信富公眾號:中方信富(zfxf-bj)
中方視點
熱點推薦
其他關注
百家乐平注法亏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