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乐平注法亏损

市場研判

中期策略:震蕩筑底 短期策略:高拋低吸 市場情緒:人氣漸暖 倉位控制:約50%
您的位置: > 新聞 > 財經要聞 >
金融高層密集喊話:匯率短期波動正常
時間:2019-05-29 10:48 來源:第一財經 作者:未知 點擊:



  中美貿易摩擦的不確定性近期給人民幣匯率波動帶來影響,不過,近日人民幣貶值的擔憂正在消散,在岸和離岸人民幣對美元皆在6.9處走穩。
 
  5月28日,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下調49個點,報6.8973。前一日,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上調69個點,報6.8924,創4月18日以來最大升幅。截至22:00,離岸美元/人民幣報6.9238,在岸美元/人民幣報6.9112,兩地價差進一步收窄,顯示離岸人民幣預期趨穩。
 
  央行行長易綱近日在中債指數專家指導委員會第十五次會議上表示,對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穩定充滿信心。“中美十年期國債利差仍處于較為舒服的區間,美聯儲加息可能性降低,都有利于人民幣匯率穩定。”
 
  人民幣匯率接下來走勢如何?如何看待貿易摩擦的不確定性?金融業將如何應對市場變化?金融高層的密集發聲顯示,有能力保證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經貿摩擦的影響完全可控,中國有能力、有信心做好應對。
 
  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27日在接受媒體采訪時稱:“人民幣匯率短期波動是正常的,但長期看,我國經濟基本面決定人民幣不可能持續貶值。中國仍是世界經濟增長的最大引擎,具備極好的市場空間和增長潛力。隨著經濟發展質量提升,人民幣市場匯率將不斷向購買力平價靠近。”
 
  高層喊話,匯率預期態度明確
 
  受中美貿易磋商影響,匯率波動加劇,自今年4月下旬以來人民幣匯率持續下行。不過,在近期監管層密集發聲表示“有能力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穩定”后,匯率出現了上漲行情。
 
  5月19日,人民銀行副行長、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潘功勝就當前我國金融和外匯市場運行情況接受采訪時表示:“今年以來,我國外匯市場運行平穩,境外資本流入增多,外匯儲備穩中有升,外匯市場預期總體穩定”,同時,中國央行“完全有基礎、有信心、有能力,保持中國外匯市場穩定運行,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在美國加征關稅后,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一定程度貶值是正常的市場反應,但也應理性、審慎地對待。
 
  央行副行長劉國強23日在接受媒體采訪時也表示,應對匯率波動經驗豐富,政策工具儲備充足。目前雖然匯率出現一些偶發性超調,但市場狀況是平穩的。
 
  郭樹清在五道口金融論壇的發言稿中表示,人民幣匯率短期波動是正常的,但是長期看,我國經濟基本面決定人民幣不可能持續貶值。
 
  他在隨后接受媒體采訪時進一步表示:“越來越多的人認識到,通過買賣外匯來獲取投資收益是不現實的,將金融資產轉移到海外也是不安全的。在成熟市場國家,幾乎沒有企業和居民專門靠‘炒匯’獲取投資收益。隨著經濟發展質量提升,人民幣市場匯率將不斷向購買力平價靠近。投機做空人民幣必然遭受巨大損失。”
 
  盡管此前人民幣中間價連續多個交易日下調,但目前下調幅度較前期已大為收窄,穩于6.9關口附近。5月27日,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上調69個點,報6.8924,創4月18日以來最大升幅。
 
  不僅如此,遠期即期匯率差值也表明,近兩年市場對于人民幣匯率的預期整體較為穩定且有收縮趨勢。
 
  2018年,中美貿易不確定性影響人民幣匯率持續下行,匯率自6月14日的6.3923下行至8月15日的6.9049,但遠期即期匯率差值卻反向變動。
 
  中信證券研究部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師明明表示,這在一定程度上意味著央行在人民幣匯率預期管理方面能力的增強,雖然在此時期人民幣匯率出現下行,但市場對于人民幣匯率的預期并未明顯變化,反而在即期匯率的基礎上呈現出信心。
 
  實際上,近年來,人民幣籃子匯率在全球貨幣中一直表現穩健,中國政府努力在提高匯率靈活性和保持匯率穩定性之間求得平衡,得到了國際社會廣泛認可。
 
  “中國2018年經常賬戶盈余僅占GDP的0.37%,也沒有大量買入外匯,更沒有靠匯率貶值獲取貿易競爭優勢。美國政府很難給中國扣上這頂帽子。”在五道口金融論壇的發言稿中,郭樹清特別強調,過去十幾年里,凡是人民幣出現較大幅度貶值,基本都是由于外部原因,而非有意為之。
 
  明明認為,本次人民幣匯率下行和之前兩次情形有所區別,對比來看,短期人民幣匯率“破7”仍存在難度,長期仍需觀察基本面、貨幣政策及國際收支相關數據情況。
 
  申萬宏源研究稱,從短期因素看,我國國際收支較為穩定,美元指數預計回落,央行穩定人民幣匯率預期態度明確,預計2019年人民幣匯率不會持續貶值。
 
  關稅減少逆差效果甚微
 
  “美國固然可以把關稅加到極限水平,但這對中國經濟的影響將非常有限。”在郭樹清看來,美國加征關說目標是要減少美中貿易逆差,但很可能效果甚微,甚至適得其反。
 
  郭樹清分析稱,首先,中國國內消費已經成為拉動經濟增長的最重要動力。絕大多數輸美產品都非常適合內銷,中國正處于消費升級時期,快速擴展的龐大市場會消化其中很大一部分。
 
  其次,市場多元化取得很大進展。我國產品海外銷售的國家和地區不斷增多,“一帶一路”倡議日見成效,美國之外的市場歡迎更多中國產品。
 
  三是美國無法完全限制中國產品對美出口。相當一部分中國產品還會出口到美國,有的是因為找不到替代品,有的是因為美國進口商愿意分攤加征關稅成本。
 
  四是中國產業結構正在加速調整升級,需要有一定比例的生產轉移到海外,這有利于我們實現產業更新換代,進一步提高勞動生產率,加快中國的高質量發展。
 
  郭樹清認為,貿易摩擦對我國金融市場沖擊有限。金融市場往往比較敏感,容易反應過度,去年有較強的波動。2019年中國經濟開局良好,能對金融市場形成有效支撐,目前的韌性顯著增強,進一步的影響會更小。
 
  郭樹清在五道口的發言稿中分析認為,美國的進口商及跨國公司拿到貿易差額中的絕大部分利潤,美國對中國貨物貿易逆差將近60%來自外商投資企業,其中相當部分是美資企業,銷售這些產品最終形成美國公司的收入和利潤。而美國消費者通過中美貿易獲取巨大的“消費者剩余”。據統計,美國市場零售商品中四分之一左右從中國進口,中國物美價廉的產品源源不斷輸入美國,降低了美國家庭的生活成本,提升了福利水平。
 
  不僅如此,美國輸往中國的產品和服務都是中國發揮價格支撐的領域。例如,糧食、能源、飛機、芯片等大宗商品,如果沒有中國的大量采購,其價格決不是今天的水平。同時,美國獲得廉價資本回流。
 
  郭樹清認為,中國貿易順差積累的資本以購買美國國債的資產方式支撐著美國的消費和投資。截至去年末,中國有7.3萬億美元的資產,其中一半以上以美元形態存在,使得美國市場資金成本極低,為經濟的復蘇和繁榮創造了極為有利的條件。


微信掃一掃,關注您身邊的投資顧問——中方信富公眾號:中方信富(zfxf-bj)
中方視點
熱點推薦
其他關注
百家乐平注法亏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