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乐平注法亏损

市場研判

中期策略:震蕩筑底 短期策略:高拋低吸 市場情緒:人氣漸暖 倉位控制:約50%
您的位置: > 新聞 > 理財指南 >
天價請巴菲特吃飯的幣圈大佬
時間:2019-06-05 15:03 來源:上游新聞 作者:未知 點擊:
【天價請巴菲特吃飯的“幣圈大佬”孫宇晨 他名下項目怎么樣了?】昨天,90后波場TRON創始人孫宇晨在微博中宣布,以456.7888萬美元(約合人民幣3153萬元)的天價拍下了巴菲特慈善午餐。孫宇晨稱,參加巴菲特慈善午宴,不僅是他個人生涯的亮點,波場TRON和bittorrent公司重大的一天,更象征著整個區塊鏈社區的勝利。

  昨天,90后波場TRON創始人孫宇晨在微博中宣布,以456.7888萬美元(約合人民幣3153萬元)的天價拍下了巴菲特慈善午餐。孫宇晨稱,參加巴菲特慈善午宴,不僅是他個人生涯的亮點,波場TRON和bittorrent公司重大的一天,更象征著整個區塊鏈社區的勝利。
 
  記者搜索孫宇晨相關咨詢,發現這是一位風波不斷、毀譽參半的營銷大師,近期與他聯系最緊密的項目是波場區塊鏈項目。
 
 
  他曾多次被傳高位套現跑路,創建的波場曾被指空氣項目,白皮書與代碼多次被曝抄襲。他身上一長串的標簽頗具傳奇色彩:“幣圈大佬”“銳波科技創始人、董事長兼CEO”“北大學士、賓夕法尼亞大學碩士”“馬云門徒”“達沃斯論壇全球杰出青年”“福布斯2015年中國30位30歲以下優秀創業者”……
 
  那么,與孫宇晨相關的項目有哪些?它們的現狀如何?
 
  啟信寶數據顯示,孫宇晨擔任法定代表人的企業有13家,實際控制企業有14家,主要涉及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投資管理、資產管理和文化傳媒等領域。
 
  記者發現,這14家企業只有3個具體的品牌:陪我、波場和威振。其中“陪我”是一款電話社交APP;波場是基于區塊鏈技術的開源去中心化的內容娛樂協議;威振是一家新三板上市公司,主營業務是銷售印刷材料。

  陪我APP:曾因出現低俗內容整改
 
  2015年,孫宇晨推出第一款90后語音實時社交產品——陪我APP,被稱為“90后移動社交第三極”,主打“不看臉”的“聲值社交”。用戶通過即時電話匹配,可在10秒內發現一名異性,匹配成功可匿名建立聯系。商業模式方面,用戶可設置收費通話,還有群組紅包、通話打賞等收費場景,平臺收取傭金。據陪我官網稱,收入較高的用戶月收入可達上萬元。
 
  陪我APP在2015年贊助了同名電影《陪我》,不過這部電影被批三觀不正。2016年2月,陪我APP宣布完成6000萬元A輪融資,由信中利領投。截至目前,陪我累積通話時長超過5億分鐘,累積匹配次數超過40億次。
 
  記者沒有在手機應用市場找到陪我APP,這也是許多網友的疑問。在騰訊應用寶上,陪我APP的評分為4.5,有188萬次下載。打開這款APP,點擊找人頁面的星球匹配,麥克風授權后即可進入等待隨機匹配的界面。記者的注冊性別為女,不到5秒鐘就聯系上化名為“雙子楊樹”的年輕男性,其個人信息只有星座、坐標(所在城市)、標簽和簽名。點擊下方的換人,即可更換語音聊天對象。
 
  值得一提的是,個人信息頁面的錢包功能,用戶可以充值兌換虛擬幣“口糧”,主要用于平臺消費,比如給收費用戶打電話、發紅包、打賞;平臺內獲得的收入即為“糧票”,可以提現。
 
  去年6月,陪我App出現提供涉黃音視頻服務,有主播通過電臺功能進行有挑逗性內容的音頻直播。陪我App被新華社點名批評。對此,陪我App官方宣布開展平臺徹查,集中清理涉嫌含有低俗內容和賬號,違規賬號做永久封停處理。

  波場TRON:無實際項目落地,飽受爭議
 
  根據官網介紹,波場TRON是全球最大的基于區塊鏈的去中心化應用操作系統協議之一。該項目號稱利用區塊鏈技術構建全球去中心化的自由內容娛樂體系,商業模式就是發行代幣,俗稱ICO 。2017年8月波場項目上線后,通過ICO向社群募集約4億元,第二天監管下發《關于防范代幣發行融資風險的公告》,叫停各類ICO活動,并要求退幣。退完幣后孫宇晨前往美國,波場在海外登陸了交易所開始公開交易,截至目前,波場幣已經登錄了全球幾乎所有的交易市場。
 
  據CoinMarketCap.com,波場幣目前報價約0.03美元,以近22.48億美元(約合155億元人民幣)的市值位列數字貨幣榜單的第12位。
 
  波場TRON自誕生之初就飽受爭議,由于一直沒有實際的產品落地,“空氣幣”的質疑不斷。在2018年7月,“比特幣首富”李笑來在錄音中稱,“你再去看孫宇晨,就不用講了,他肯定是忽悠。”當時波場市值高達140億,李笑來稱“誰看誰懵,懵到什么程度呢?明知道他是忽悠都不好意思罵他忽悠,怕別人罵自己傻X了。”
 
  一位不愿具名的幣圈人士告訴記者,“波場存在幾個問題,一是波場的散戶持幣比例太低,前三大持幣地址持幣超過總量的50%,被幾個莊家高度控盤。二是目前波場上的DAPP(分散式的應用程序)基本是博彩和資金盤為主,當前的波場生態,離讓用戶真正使用和商用還很遠。三是沒有自身突出的技術亮點,而且太過中心化。四是背書的大佬其實并不靠譜。”他特別提出,“創始人孫宇晨基本沒有區塊鏈從業相關經驗,不過確實是營銷的好手,業內看好他龐大的粉絲數量。”
 
  去年1月,以太坊創始人Vitalik Buterin指控波場白皮書抄襲,有些部分甚至是基本照搬過來,孫宇晨回應稱是志愿者翻譯問題。
 
  上述幣圈人士告訴記者,“TRON不承認剽竊,但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對于一個全球排名前列,市值百億美元的區塊鏈項目,這很致命。”
 
  主網上線,收購BitTorrent
 
  不過隨著主網的發布和DAPP數量不斷增加,波場被部分業內人士認為是個好項目。而收購BitTorrent更被認為是邁出了技術探索的重要一步。
 
  2018年7月,孫宇晨斥資1.26億美元收購了BitTorrent(基于P2P網絡文件分享的通訊協議)。
 
  BitTorrent聽起來很陌生,換成“BT種子”“BT下載”就讓人恍然大悟。BitTorrent是一個P2P文件傳輸協議,主要用于傳輸大體積文件。而P2P的核心思想就是沒有服務器的概念,這種去中心化理念與區塊鏈中的分布式賬本不謀而合。值得一提的是,BT的主要架構師Cohen致力于他的新公司CHAI,他的離開讓業內懷疑BT是否具備搭建分布式文件存儲架構的能力。
 
  收購完成后,孫宇晨宣布,BitTorrent與其超10億全球安裝用戶將成為波場生態的一部分,波場生態正式成為全球最大的去中心化互聯網生態。但是被收購的BT除了成為了波場的一個超級節點之外,截至目前沒有為波場推出任何新的項目。
 
  從事資產數字化運營多年的馬先生表示,“波場不過是為BT協議加上了token,宣傳意義大于實際。”他曾參與了BTT眾籌,對那場瘋狂的搶購記憶猶新。“基于BitTorrent項目,波場推出了BTT代幣,在幣安公開眾籌,15分鐘被一掃而空。上交易所后BTT價格暴漲,也帶動了TRX(波場幣)。”
 
  2018年5月31日,波場TRON主網上線。業內認為,主網上線意味著項目生態啟動,大量的DAPP可以在波場主網上面開發,后續的商業行為才有意義,不會成為無本之木。孫宇晨還上線了波場TRON虛擬機TVM,使用門檻低于EOS,開發者可以輕松從 ETH、EOS生態轉移到波場上。記者搜索DAPPRADAR發現,當前用戶量排名前十的DAPP中,有3個是在波場TRON上搭建的。波場TRON上共有330個DAPP,日活總數接近5萬,日交易額超過2億個TRX。
 
  2018年11月29日,波場宣布成立區塊鏈游戲基金TRON Arcade,稱將在未來3年內投入1億美金在全球范圍內打造區塊鏈游戲生態。2018年12月1日,波場宣布啟動百萬美元加速計劃,激勵開發者在波場開發并提交DAPP作品,一等獎作品可獲20萬美元獎勵,總獎金池為100萬美元。
 
  “波場上的DAPP數量可以排到全球第三,這是個好兆頭。別的不說,至少孫宇晨不是割腕韭菜就跑了,而是愿意花錢在波場生態上。”馬先生最后表示。

  威振股份股東信息
 
  威振股份:2018年營業收入為0元
 
  孫宇晨還在新三板公司威振股份(838296)擔任法定代表人、股東、董事長兼總經理的職位。威振股份是一家印刷企業,主營業務是為印刷企業提供高品質的印刷材料及與印刷相關的綜合解決方案。公司主要銷售適合于UV膠印、普通膠印等印刷工藝所需的油墨、光油、橡皮布等印刷材料。
 
  最新消息,5月30日,孫宇晨在股轉系統通過盤后協議轉讓方式增持威振股份10萬股,權益變動后持股比例為86.98%。事實上,這已經是孫宇晨第9次增持。自今年4月3日開始,孫宇晨累計9次增持,每次增持股數10萬股-15萬股。而根據威振股份2018年年報,報告期末,孫宇晨直接持有公司股份比例為54.98%,通過股東權利《授權委托書》持有44%的股份表決權,合計已取得本公司 98.98%的股東表決權。
 
  公司2018年度營業收入為0元,較2017年度營業收入5125067.89元同比下降100.00%。歸屬于掛牌公司股東的凈利潤-1935677.01元,比去年同期14405.68元下降-13536.9%。基本每股收益為-0.39元,下降-13548.28%。
 
  威振股份在年報中指出,截至報告期末,收購人已受讓本公司54.98%的股權,取得了實際控制權并成為第一大股東,其余 44.02%的標的股權因限售期未屆滿尚未轉讓;因此,截至報告期末本公司一直處于協議收購過渡期內,公司一直未能開展新業務。



微信掃一掃,關注您身邊的投資顧問——中方信富公眾號:中方信富(zfxf-bj)
中方視點
熱點推薦
其他關注
百家乐平注法亏损